免费发布信息
×
×
信息分类
当前位置:日照百事通 > 热点资讯 > 社会新闻 >  62岁的他自首前拨通恋人电话:我是逃犯,把我忘了,找个好人

62岁的他自首前拨通恋人电话:我是逃犯,把我忘了,找个好人

发表时间:2018-06-15 00:00:35  来源:  浏览:次   【】【】【

犯罪嫌疑人薛某指认犯罪现场    

A03版

  11月28日下午4点10分,犯罪嫌疑人薛某在民警的押解下走出吉林市火车站西出口。多年以后,再次踏上吉林市的土地,薛某感到亲切又陌生。

  四五年的思想斗争,他曾无数次想重回家乡,但害怕失去自由的念想涌上心头,让他一次次又打了退堂鼓。

  11月25日,薛某终于下定了决心。他给比自己小将近10岁的恋人打电话:“我是逃犯,以后找个好人,把我忘了吧。”

  随后薛某投案自首……而在此前四处躲避的日子,他曾两度化名———付涛、刘长久。

辞掉公职,创业失败

  11月29日晚上7点多,在吉林市公安局船营分局刑警三中队,薛某戴着手铐,脸上并没有难过的表情,眼神中甚至略显轻松。“我压力太大了,我早应该在这了(指投案自首),我太想家了,太想儿子了。”

  薛某今年62岁,是土生土长的吉林市人,家住东市场附近。他早年从事客运工作,曾当过客运站的业务站长。“我当时才30多岁,是客运部门最年轻的干部。”说这话时,薛某头往上扬,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薛某有过一段婚姻,两人育有一个儿子。但由于种种原因,夫妻感情破裂,导致离婚。

  然而,命运的真正转折,从薛某辞职开始。

  他有八个同样有些社会地位的“把兄弟”。当时他们商量合伙开一家木器厂,出于管理需要,也是出于义气,薛某为了保全其他“兄弟”,辞掉了公职,当了木器厂的法人。“我记得非常清楚,我写了108个字的辞职信。”薛某苦笑着说,当时他信心满满,向银行贷款买了原料、设备等物品。

  可厂子由于手续不全,很快就黄了。作为法人,薛某要承担贷款,他只好卖了房子还贷,而此时的“把兄弟”都退避三舍了。

打晕女友,夺钱逃走

  房子没了,寄人篱下,被人数落,薛某觉得生活过得很压抑。

  2002年,47岁的薛某通过婚介所结识了女友马某,他把自己身上仅有的2000多元钱几乎都花在了马某身上。相处两个月后,马某提出要给自己的母亲买一套门市房,价格大约八九万元,让薛某给出三万元。

  “她一次次管我要钱,我认为她在‘骗’我。我没有钱,也生活不下去了,我就动了抢劫的邪念。”

  当年10月11日,薛某骗马某带着钱去位于船营区元隆小区的房主家交首期房款。

  薛某让马某在前面上楼,当走到2楼缓台处时,他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一根约40厘米长的铁棍,照着马某的后脑打了一下。马某倒地后大喊薛某的名字,薛某见状又补了一棍,将马某打晕。随即,他抢过马某手中装有4万块钱的袋子,仓皇逃走。

  因逃走时慌乱,薛某的手机和包都落在了案发现场,包内甚至还有他的照片。附近居民闻讯后报警,民警很快锁定薛某为犯罪嫌疑人。但其音讯全无,随后将其列为网上逃犯。

  警方介绍,马某后来经过救治,没有危及性命。

逃跑后两度易名 但心理压力越来越大

化名付涛 做车间主管管理300多人

  案发后,薛某租了一辆车,沿小道一路开到了哈尔滨市双城区,他想去一个谁也不认识的地方“重新开始”。但事实上,一切并不顺利。他没有身份证,而每次应聘时总要涉及这个问题,他就只能放弃。

  最后,他化名付涛,在一家酒厂应聘保管员。因为做过管理工作很有经验,不久便升职为车间主管,“我管理300多人。”然而,在双城生活了将近4年后,薛某还是决定离开。

“不敢在一个地方待太久,怕身份暴露,也不敢跟别人交心。我心理压力太大了,经常做噩梦,梦见被人追赶。我看到警察心里就突突,不敢看警车,听到警笛声都害怕。”薛某说。

化名刘长久 供养恋人儿子读完大学

  离开双城后,薛某化名刘长久,并办了个假身份证,辗转来到辽宁省庄河市农村,到一家养鸭场当饲养员。在这里,他结识了一名比他小将近10岁的女子,两人搭伙过日子,一起到瓦房店市打工,在多家养鸡厂养过鸡。

  “养鸡工作很脏很累,但工作很简单,也没人查身份证,收入也还不错。”薛某说,他和恋人相处得很好,在一起生活了四五年。他一直帮助恋人供养其儿子上大学,直到孩子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但恋人一直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但此时,我的心理负担越来越重,离开家乡15年,我从没跟家里联系过。我唯一的亲人就是儿子,我非常想念他,想念自己的家乡。我多次想过投案自首,但一想到会失去自由,就打了退堂鼓。”薛某说。

  11月25日,投案自首的念头再次强烈涌上心头。 薛某在屋里徘徊了许久,终于下定决心。他给恋人打了电话。“我跟她说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我说自己是逃犯,我要投案自首。她当时不相信,她说曾经怀疑过我,但见我对她那么好,她不相信我是逃犯。我让她把我忘了,找个好人。 ”薛某说,打完电话,他就联系了瓦房店市公安局投案自首。

看到吉林市的变化很激动见到儿子时脸上有了笑容

不停问押解民警家乡变化

  据吉林市公安局船营分局刑警三中队中队长付强介绍,多年来警方始终没有放弃对薛某的追捕工作,同时也一直在做他的家属工作。

  接到瓦房店市警方的电话后,他们便办理相关手续,11月29日将薛某押解回吉林市。“当动车驶入吉林市境内,薛某显得很激动,他不停地问押解民警,吉林市变化大不大,东市场怎么样了,那是他出生的地方。”

  从火车站出来,薛某也不住地感慨:“火车站修得太漂亮了,客运站也修得很好,桃源路也变宽了……吉林市发展得这么快,环境这么好,自己却享受不到,心里很不是滋味。”

“落叶归根,不用逃亡了”

  近日,民警也帮助薛某完成了心愿,联系到了他的儿子,促成他们见面。“见到薛某,他的儿子当时就跪下了,抱着父亲痛哭流涕,薛某也老泪纵横。”付强说,此情此景,民警也被动容,“但薛某脸上却有了笑容,他说自首是正确的选择,现在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自己落叶归根,再也不用逃亡了。”

  目前,犯罪嫌疑人薛某已被依法刑拘,此案正在进一步工作中。

对话嫌疑人投案之后心里很踏实

   新文化:投案后在哪住的,睡得好吗?

  薛某: 投案当天晚上在瓦房店市看守所住的,我眼睛闭上,但根本睡不着,我已经连着三宿没睡觉了。

  新文化:逃亡期间,有没有想过联系自己的儿子?

  薛某:我非常想联系他,我逃走的时候,他才20多岁,那时候他身边还不太好。可我没有他的手机号,又不敢回家。

  新文化: 投案之后心里有什么感觉?

  薛某:有种回家的感觉,一点也不害怕了,心里很踏实。

  新文化:对被害人有什么想说的?

   薛某:我很对不起她,虽然当时有矛盾,但我太冲动了,不该那么做。

  新文化:未来有什么心愿?

   薛某: 我犯下的罪,我认罪伏法,给被害人一个交代。之后好好表现,希望有关部门能考虑我的情况,让我挽回逃亡这么多年的损失。

  新文化记者 李洪洲 文/图

文章关键词:

好人 公安局 火车站 我要反馈 保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