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布信息
×
×
信息分类
当前位置:日照百事通 > 热点资讯 > 日照新闻 >  一位单亲妈妈和13岁儿子的抗癌“二战”

一位单亲妈妈和13岁儿子的抗癌“二战”

发表时间:2019-04-15 11:59:12  来源:  浏览:次   【】【】【
  大众网日照·海报新闻4月13日讯见习记者 韩文轩 张鑫)马宇翔的胃突然剧烈地收缩着——就像一只猛然攥紧的拳头——他用右手肘撑起自己,把上半身探出床边干呕。显然,镇吐药还没起效,而癌症也没给这个13岁的男孩什么好脸色看。   “他疼得最厉害的时候会哭着打我。”描述着儿子痛苦时的表现,张秀莲脸上却是一种让人意想不到的的平静,仿佛对眼前的一切并不陌生。   2014年,马宇翔只有8岁,他的父亲被诊断为肝癌晚期,在一段掏空家底的治疗后,他还是永远地失去了那个会陪自己打篮球的人。   而今年年后的一次意外摔倒让马宇翔的右腿再也无法伸直,稍一触碰便是钻心的疼痛,靠近膝盖的位置肿起了一个直径20厘米的肿块。在齐鲁医院青岛分院,医生开具的诊断结果让张秀莲倒吸一口凉气:骨肉瘤,可能需要截肢,要尽快开始化疗。   像一个阴魂不散的幽灵,癌症再次找上了这对母子。   “我当时脑子都空了,路也不会走了。”再回想起拿到诊断报告的那一天,张秀莲还是觉得难以接受。她曾数度尝试着忘却癌症这个概念,却又在5年后以一种噩梦般的形式再度回忆了起来。只是这一次,她的身边少了一位并肩作战的战友。   如今,马宇翔每月都要坐三个小时的汽车去青岛化疗,每次的花费高达万元。医生告诉他们,还要再进行三个月的化疗才能让肿瘤病灶达到手术条件,而术后还需要进行八个月的化疗。   “医生没说具体要多少钱才能治好,可是他告诉我们光手术押金就要13万,再加上前后化疗的钱,30万都打不住。”现在张秀莲做梦都在想着儿子的救命钱:对一直在家做全职妈妈的她来说,丈夫的去世不仅带走了家里的欢笑,更带走了这个家庭唯一的经济来源。“我也不知道上哪凑钱了,能借的都借遍了,真的想不出还能再找谁借了。”   张秀莲说,自己有时候会在夜里梦到孩子一条腿被截肢的样子,但她醒来后完全不敢再去多想,她怕自己会在孩子面前哭出来。“我一哭他也好哭了,医生说不要让他太激动,会影响他的瘤子。”   可马宇翔很乐观。他告诉记者,等病好了以后要回学校,再和同学们一起打篮球。在病榻上躺了近两个月的他特别渴望下床走一走,只是医生严格禁止他这么做。   在他的左臂静脉里,一根45厘米长的软管静静地躺着,化疗药物就通过这根置留针软管缓缓注入他的身体里。马宇翔说,当医生把那根“有点吓人”的软管插进自己的手臂时,他把头背了过去,“完全不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