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布信息
×
×
信息分类
当前位置:日照百事通 > 热点资讯 > 国际新闻 >  当默克尔与普京对话,说德语还是俄语?

当默克尔与普京对话,说德语还是俄语?

发表时间:2018-01-12 23:51:37  来源:默克尔  浏览:次   【】【】【

新华社北京9月25日电(记者沈敏)当默克尔与普京对话的时候,用德语的时候多,还是用俄语的时候多?

外人还真难猜。毕竟,普京年轻时就作为克格勃官员派驻前东德城市德累斯顿直至苏联解体,与当时的东德国家安全部(“斯塔西”)密切合作,练就一口流利德语;而从小在苏联管制下的东德长大、见证了柏林墙的建起和倒塌,默克尔的俄语水平足以让她得到奖学金游学苏联,她的旧日同窗还记得她借等公交车的时间抓紧学俄语的勤奋事迹。

2017年5月2日,在俄罗斯索契,俄罗斯总统普京(右)与德国总理默克尔出席联合新闻发布会时握手。(新华/路透)

论起对彼此国家文化的了解,这两位领导人可谓不分伯仲;而论起在各自国家内掌握大权的长久度与牢固度,两人也有得一拼。当今世界,或许很难再找到另一对国家领导人如此“知己知彼”了。

然而,了解不等于理解,相知未必相亲。普京和默克尔近年互动不可谓不频繁,却鲜有温情脉脉的气氛。

【他们的分歧,不光是“爱不爱狗”】

2007年1月21日,在俄罗斯索契,俄罗斯总统普京(右)会见德国总理默克尔。(新华/美联)

10年前一场“狗狗风波”虽然在两国外交史上只算得上是个花边新闻,却泄露出默克尔与普京关系中的张力。2007年,到访俄罗斯索契的默克尔与普京会晤。谈话间,普京的爱犬、黑毛拉布拉多犬“科尼”突然闯进会场,默克尔神色当即有点发慌,但很快恢复了自持风度。普京对她说:“这狗没吓到您吧,它很乖的。”这狗继续在默克尔面前逗留了好一会儿。

此事当时被德国媒体广泛讨论,普遍认为是普京借以威慑默克尔的“小把戏”。多年后,普京对媒体解释说他当时只想活跃下气氛,他以为默克尔喜欢狗。

默克尔因被狗咬过,所以怕狗。这件事德国人都知道。普京真不知道吗?默克尔后来曾说,她看穿了普京的用意:“他想证实自己是个爷们儿……他害怕他自己的软肋。”

2017年5月2日,在俄罗斯索契,俄罗斯总统普京(右)会见德国总理默克尔。(新华/路透)

2017年9月,德国《焦点》杂志刊出《支持和反对默克尔的50个理由》一文,其中一条是“默克尔也许怕普京的狗,但不怕普京狗”。这马上招来俄罗斯政府抗议。也许文章想形容普京的“凶猛”,但用“狗”来形容一国领导人无论如何是不恰当的,这也透露出了德国人对普京普遍的戒备心理。

默克尔的政治导师科尔与戈尔巴乔夫一起洗过桑拿;她的前任施罗德则常与普京勾肩搭背展示“哥俩好”情谊,卸任总理后还一直在俄罗斯财团掌控的北流天然气管道公司里当高管。

默克尔的执政风格则向来务实。坚持与莫斯科对话,默克尔并非出于个人情感或价值观信仰,而是深知德国与欧盟的利益和俄罗斯息息相关。

2013年底爆发乌克兰危机,默克尔始终坚持通过外交和政治途径解决危机。她与普京为此通了几十通电话,见面会谈多次。只是,德俄立场相距太大,难以弥合。在普京看来,欧盟东扩竟想囊括近在俄罗斯门口、且与之有着深厚历史渊源的乌克兰,实在欺人太甚。

媒体报道,2014年11月澳大利亚布里斯班G20峰会期间,默克尔和普京就乌克兰问题单独会谈了近4个小时。两人语言沟通无碍,没有翻译在旁,却最终不欢而散。一向冷静的默克尔出来时“一脸愠怒”,对普京毫不让步十分不满。

【靠不近,离不开】

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后,欧盟启动对俄制裁,最近又一次延长制裁时间到2018年3月中旬。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副主任毛小红说,默克尔的对俄立场很明确,就是希望俄罗斯遵守德、俄、法、乌四方在2015年2月达成的明斯克协议。目前乌克兰东部冲突并无缓解迹象。乌克兰东部民间武装闹独立,提出建立“小俄罗斯国”。德国认为俄罗斯没能遵守协议,仍在军事干涉乌内部冲突。从这个角度来看,俄德关系短期内修复的可能性不大。

自欧盟对俄实施制裁以来,德俄双边贸易一度持续走低,俄罗斯所受影响更大。不过,今年上半年,德国企业的俄罗斯业务增长明显。2017年1月至5月,德国对俄出口额比去年同期增长28.49%,两国贸易往来比去年同期猛增32%。

德俄关系转圜也许还有赖美国“助攻”。特朗普上台后,美国新一轮对俄制裁十分严厉,直接影响欧盟对俄投资企业的利益。尤其在能源领域,德国已宣布放弃核能开发,对俄罗斯的天然气需求大大增加。美国的制裁让投资俄-欧天然气管道建设项目的德国企业受损,而美国自己的小算盘是扩大美国页岩气的海外市场。

德国和欧盟对于特朗普政府种种“美国优先”的做法非常不满,公然呛声。特朗普退出欧盟积极促成的减缓气候变化《巴黎协定》,又不断明示暗示美国通过北约机制对欧盟提供安全保护“亏了”。默克尔多次告诫欧盟:不能指望美国,欧盟得靠自己前行了。德国政府或许会从德国切身利益出发,对俄做出一定让步。

2017年7月17日,普京与默克尔参加德国汉堡G20峰会。(新华/路透)

这次德国大选,有望进入议会的各大政党都在竞选纲领中摆明对俄立场。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呼吁俄罗斯遵守明斯克协议,但强调欢迎继续对话。社民党主张只要俄罗斯肯逐步兑现协议中的承诺,可逐步松绑对俄制裁。自民党和绿党对俄指责更多、更加强硬。

表面上最“亲俄”的却是极右翼的德国选择党,其竞选纲领呼吁取消对俄制裁,加强对俄经贸合作。今年8月,该党还组织过“俄罗斯日”活动,主要是为了迎合德国境内约300万原德裔俄罗斯人及其后代选民。这些人本是联盟党的铁杆粉丝,但他们作为“半个外来者”,对默克尔大量接收难民的政策极为不满,纷纷转投排外立场的选择党。

毛小红分析,与俄关系能否较快缓解,取决于大选后组阁方式。如无意外,默克尔的联盟党仍是议会第一大党。一个可能是联盟党与社民党再次组成“大联盟”,那么有望在前社民党总理施罗德等人推动下使德俄关系趋向缓和;如果联盟党选择与自民党、绿党组阁,德俄关系恐怕还会僵持一段时间。

可以肯定的是,如果默克尔继续在台上,德俄对话通道不会关闭。默克尔与普京或许“个性不合”,但双方都是精明的领导人。即使2014年乌克兰危机闹得最凶的时候,默克尔也说过这话:“我们知道,欧洲中长期的安全只能通过和俄罗斯一起努力才能得到保障。”

来源:新华社

文章关键词:

默克尔 特朗普 欧盟 我要反馈 保存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