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布信息
×
×
信息分类
当前位置:日照百事通 > 热点资讯 > 社会新闻 >  这个国庆假期,三位记者这么过的

这个国庆假期,三位记者这么过的

发表时间:2018-02-14 19:51:15  来源:双江古镇  浏览:次   【】【】【

双江古镇禹王宫,戏台上正在演川剧《杨闇公》,吸引大量游客观看。

八天大假,相信不少市民都选择外出游玩。本报记者也不例外,他们有的前往古镇游览,有的参加亲戚婚礼,有的与家人通电话互道相思。从他们身上,或多或少能看到我们自己的影子。其实,不管在哪里,家人都是我们最深的思念。家人平安健康,便是我们最大的幸福。

1

参加表妹婚礼

流水席吃了三天

10月4日,表妹的婚礼,新郎的家在垫江。作为“送亲客”的一员,我初次来到垫江。

河水阻拦了道路

据说前一天,垫江县城下了大雨。4日,雨虽然还在下,但明显小了很多。

参加婚宴的地点在砚台镇某个村子,距离垫江县城有几十公里路。开车行驶在弯弯曲曲的村道上,道路一边有一条河流,由于大雨,河水涨得很高,流得湍急。

临近新郎家约1公里处,猛涨的河水淹没了路面,由于不清楚积水的深度,前面的一些轿车不敢继续前行,选择停在了原地。领头的驾驶员脱下鞋子,在道路积水的地方试了一下,水淹没到了他脚踝上10公分的位置。

他朝着后面的车辆示意,“积水不深,可以通行”,车队才陆陆续续往前行驶。

习俗与永川不同

在那个村子,婚宴通常要举行三天,其中第二天是主宴。

到了村里,已经是中午时分。车队停下后,主人家在门口放起了鞭炮,欢迎“新媳妇”和““送亲客”的到来。

与永川不同,婚礼并没有举行盛大的仪式,也没有小两口海誓山盟的誓言,却邀请了本地一家艺术团进行表演。

4日晚上,表演正式开始。魔术、歌舞、杂技等节目陆续登台,虽然下着小雨,但附近的村民还是看得很热闹,表演特有的诙谐风趣,不时引得观众哈哈大笑。

说到婚宴,肯定会有宴席,在这场为期三天的婚宴里,主人家请了是“一条龙”的烹饪团队。在农村,蔬菜是自家种的,肉类是家养的,所以吃起来感觉特别绿色健康。

家家户户种柚子

新郎所在的村子有100来户人家,其中就有近60户姓王。

在这里,家家户户都种得有柚子树,树上结满了果实。10月还不是袖子熟透的时节,但热情的村里人还是打下两个柚子给我们品尝,味道有一些涩。“还有一个月,柚子的口感就会很好了,甜得很。”新郎的伯父说,每年11月就会有果商来收柚子,3斤以上的大柚子价格最高。

在这个村子里,大部分家庭都修建有两层楼房。几乎每家大门口都有一根约30公分高的条石,进屋还有门槛,这在永川的农村地区,几乎已经看不到了,“高门槛”也许是这里与众不同的地方。本报记者 刘念

2

青青石板路,古镇双江情

双江古镇,位于潼南区城西北面,是重庆十大历史名镇之一。趁着这次国庆假期,我来到了这里游览。

走进古镇老街,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条三百米左右的石板街道,放眼望去,飞檐翘角参差不齐。

街道两旁的建筑带着清朝时期特有的味道,褪色的木门,老旧的瓦房。

红艳艳的灯笼挂在木门外,分外喜庆。

虽然时至正午,但老街上很安静,时不时传来大人的低语和孩子们的嬉闹声,反而衬托出古镇特有的古老静谧。

一位老婆婆倚在木门边,眼光停留在老街入口处。见我们进来,好奇地看了一两眼,不知是否将我们认做归家的孩子。

顺着老街一直往下走,走过用石头搭建的十来步阶梯。岁月流年,不知这些石头在此已经多少年,石梯的颜色变得斑驳。

走下石梯,穿过一道窄窄阡陌小巷,小巷中还保留着许多古老的痕迹。

背对小巷,左边是热闹繁华的商业街,右边是喧嚣的菜市场。

商业街全是一派雕花木楼清朝建筑,而菜市场却依旧保留着二十多前的模样。

两者隔相遥望,站在交界处,竟无端生出一种横跨时光之感。

附近一店家告知,这条商业街前不久刚刚翻新,如今可比以前热闹得多了。

顺着商业街往前走,两边店铺为雕花角楼,檐牙高啄。

在繁华的商业街中间,居然还有一座庙堂。

庙堂名为禹王宫,内里设有关帝庙、张飞庙,为清代典型的穿斗式、抬梁式砖木结构建筑。据称,这座庙堂距今已有三百多年历史。

走进禹王宫,戏台上正在唱戏,戏台下、二楼的阁楼走廊,全都或坐或站地挤满了人。一旁看戏的老人告知,演的正是川剧《杨闇公》。

杨闇公烈士是潼南双江人,生于1898年,是中国共产主义运动先驱者,他以生命和热血实践了自己的人生格言:人生如马掌铁,磨灭方休。

在双江古镇,杨闇公故居、杨氏民居等都完好的保留着,供旅客参观,瞻仰革命烈士的风范。杨闇公故居一物一景等都保留完好,整个杨闇公旧居占地5922平方米,分为了杨闇公生平展览馆、杨闇公旧居生活复原馆以及历史陈列馆三部分,无一不彰显着历史沉淀过的痕迹。

时间已过傍晚,双江古镇还有很多地方来不及参观,只能寄希于下次,再次沉浸在这岁月静好的古镇。本报记者 陈滢云

3

我定了一个计划,假期都要回趟家

今年国庆假期特别长,加上中秋一起,足足有8天的时间。对于我来说,还是有一点小小的期待,从8月开始,就计划着假期日程。

从《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中亚丁、稻城的美妙,从在公众号上整理同事西藏徒步的游记,以及对各个地方不同的地质地貌、人物风情的向往,让我有一种趁着这个长假一起出去旅游的冲动。不过,我觉得还是应该先家人通个电话。

国庆前,我拨通了弟弟的电话。他和老妈在我一个哥哥的工地上,很苦,也很累。

虽然现在通讯方便,但我们却很少通电话。和身边的朋友,有吹不完的牛,但和家里人打电话的时候,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期间,聊到我爸。一个月前,一家三口都在北京上班。后来,效益差,我爸就一个人回了老家四川广元。

说起我爸,应该是我打电话最少的。以前读书的时候,每个月会打一次电话,交流的内容基本就是生活费。他从不问我钱拿去做了什么,只是在我说没钱后,第二天总会收到银行的汇款信息。

爸爸很少和我交流,但我却经常在其他地方,听到别人说我和弟弟的事情,后来才知道,是我爸说的。虽然他从来没有问过我们,却比谁都清楚我们过得怎么样。

和弟弟通完电话,我决定回老家看爸爸。我打电话给爸爸,询问了一下家里的情况,并说我国庆准备回家,问我爸是否在家,他只回答:“恩,好久到?”

回家途中,因为青川发生5.4级地震,火车晚点了。经过隧道,手机信号不稳定,到站后才看到手机上有很多未接电话,是爸爸打的。

家里没有多大变化,只是桌子上堆了不少灰尘,用手指在上面一擦,就留下清晰的指印。于是,我经常脑补我爸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回家一片漆黑,打开灯,也只有一片清冷。

在印象中,我爸更喜欢在家附近工作。“现在这边发展不比以前,在附近工作一样能挣到钱。”他比较喜欢在家乡工作,不仅有稳定的收入,还可以兼顾到家里。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一家4个人,只有我爸一个人在家,其他的3人基本上在外地工作。中秋节到来,妈妈和弟弟没有时间回家,所以家里就显得格外冷清。“还是春节热闹,人都回来了。”我爸这样说了一句。

这时,我突然看见爸爸头上,不知何时已经冒出了好多白发。

假期时间过得飞快,因为和朋友有约,国庆假期过到一半我就离开了家。以后的小长假,我给自己定了一个计划,除了外出旅行,一定要抽时间回家看看。也许家里没有外面热闹,但确有一种特殊的味道。本报记者 燕勇

文章关键词:

双江古镇 禹王宫 建筑 我要反馈 保存网页